麻省理工中文项目师生的南科大之旅 ——MIT-IAP Shenzhen 2020项目侧记

麻省理工中文项目师生的南科大之旅 ——MIT-IAP Shenzhen 2020项目侧记

2020-03-09 新闻专题

作为一所科技领域的顶尖学府,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人文教育同样精彩。在一个全球化日益深化的世界,跨文化理解力、创新能力、对人类文明的责任感,越发成为这个时代的人才所需的素养。正是这种精神和理念,激发着MIT人不断用科学技术,解决着人类发展的各种问题。

 

1月13日,MIT师生与南科大学生徒步华强北

 

图文 | 国际合作部、学生志愿者

通讯员 | 秦国洋、丁昱文、舒华章、王柏越、

姬翔霖、任文捷、夏侯露钰、付宇哲、张彤

 

2020年1月4-19日,麻省理工学院“独立活动月”深圳项目(MIT-IAP Shenzhen)在南科大顺利开展,八名麻省理工学生及两位中文部教师在南科大度过了别开生面的两周。(IAP是MIT开展的IndependentActivities Period“独立活动月”的简称)

MIT-IAPShenzhen由MIT中文部与南科大国际合作部共同设计。每天上午,MIT国际汉语教师教授汉语。每次课后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南科大学生协助MIT学生进行语言训练。下午则是体验式学习和参访活动。项目要求每位MIT学生围绕一个与中国相关的小课题进行调研,并在结课的时候用中文做汇报。

 

作为项目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MIT学生在南科大校园生活学习,与南科大学生讨论问题、探索城市生活

 

MIT "globalclassroom"

2017年4月,MIT发布全球战略,提出要打造“全球课堂(global classroom)”,更多地促使学生走出校园,实地学习,在第一现场做项目。MIT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学院开设的中文课程也随之走出美国,2020年选择了深圳和南科大。

这一项目使MIT学生无论在教室还是课外都浸润在中文语境中,在MIT老师的指导和南科学子的帮助下,他们的中文水平进步明显,对中国当代发展有了全新的认识。浸入式学习体验尤其激发了他们对中美文化差异的兴趣,MIT学生纷纷采用中美比较的视角进行自己的小课题研究。

HeekyoungWoo(中文名:禹希京)、Elizabeth Murray(中文名:马丽莎)和John Lin(中文名:林宇宠)分别选择了《中美教育对比》《中国高考制度》和《中美之间的偏见》为项目课题。

MinnaWyttenbach(中文名:中瑞)的专业是机械工程,通过与南科大学生夏侯露钰和车海川交流,她深入了解了南科大CAD工程制图课程的教学与科研模式,在课程汇报时,她以《南科大/MIT课题研究差异》为题分享了她的发现。

 

参观南科大机器人实验室

 

参观致诚书院活动室

 

体验腾讯的VR科技成果

 

参观柴火创客空间,感知城市创新创业氛围

 

与初创公司“编程猫”创始人孙悦对话

 

Filed trip activities

结合MIT中文部的需求,以及考虑到学生需要由浅入深学习了解中国的特点,国际合作部为项目的下午活动做了精心安排。让学生们既能探访科技名企、创客教育中心和初创企业,又能体验中国文化;既能感受深圳这一国际新兴都市的脉搏,又能了解这座年轻城市的变迁与转型。

“我们很高兴麻省理工学院第一次海外中文项目选择了深圳。”MIT中文部主任廖灏翔博士说。“MIT-IAP Shenzhen充分利用了深圳的科技创新、文化创意和本土社会资源。”

虽然这些学生都是理工科背景,但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充满好奇。在雅昌艺术中心,他们为这里的中国古典艺术而感动,在自由活动的时候,两校学生散落在艺术中心各个角落,静静地欣赏着书法、绘画、雕塑和瓷器。

MarcoRivera(中文名:林克)在参观凤凰茶馆的时候被墙上的书法作品深深吸引。Marco在麻省理工学院就接触过书法,这次他选择了探索中国书法奥妙作为他的小课题研究方向。在结课报告会上,Marco兴奋地用中文分享他对“流觞曲水”这种中国古代文人游戏的体悟。

“我要把中国舞和牙买加舞编排在一起,创造一种新的舞蹈。”Nia Myrie(中文名:马妮娅)祖籍牙买加,从小被舞蹈和音乐包围,她开始研究中国各民族舞蹈的艺术风格,当代民谣也令她着迷。

ThiagoBergamaschi(中文名:蒲立格)发现中国的麻将由于其规则复杂、信息不对称和运气成份而难以使人工智能驾驭,他开始思考和研究如何在技术层面破解“麻将的AI难题”。

中国佛教文化是MIT主办方特意纳入的中国文化内容。MIT学生来到深圳名刹弘法寺,与印顺大和尚及佛学院师生进行了互动交流,并体验了打坐禅修和素食斋饭,留下难忘的印象。

印顺大和尚对围坐的MIT学生说:“世界上有各种文化,各种语言,各种信仰,但我们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念,那就是爱与慈悲。”

 

在雅昌艺术中心欣赏中国古典与当代艺术

走进平山村握手楼

 

在民乐团指挥徐欣驰的指导下体验古筝艺术

 

向国家运动健将杨圣学习咏春拳

 

凤凰茶馆的中国茶文化之旅

 

在弘法寺体验佛教文化

 

华强北是深圳历史变迁、经济腾飞、发展模式转型的缩影。旅居深圳25年的美国人类学学者Mary Ann O’Donnell(中文名:马立安)带着学生们走过汽车大院,穿过商业街,进入电子市场,为大家讲述着这里如何在几十年内由村庄演变为电子商品中心,后又转变为科创园区的故事,也向大家揭示着深圳如何从“世界工厂”向“全球硅谷”迈进。

BibekPandit(中文名:潘毕达)是一位来自尼泊尔的学生,他对“深圳奇迹”和中国的飞速发展感到震憾。在整个活动中,他向所遇到的中国人了解中国现代化发展的经验。他将于今年夏天毕业,Bibek说,“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未来某天能把自己所学用于建设我的国家。”

 

跟着马立安探访华强北

 

在华强北感受深圳的历史变迁

 

Social innovation ecosystem

除了体验中国丰富美丽的古典文化,感受深圳务实繁盛的经济社会,项目后期安排了MIT学生与本土社会创新组织互动交流的机会,让他们深入了解这座多元开放的城市和自信自助的深圳人精神。

JohnLin(中文名:林宇宠)是一名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在某个下午,他跟随“大部队”来到了一个居民小区,参访一个并不起眼的社会企业——“好人好事”。他对这次参访印象极为深刻,通过对这个机构“好理家”“好东西”“好借好还”等一些有趣项目的了解,John Lin近距离感受到了深圳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和深圳民间互助文化的成长点滴。“这是整个‘独立活动月’我最喜欢的活动,我看到了中国普通人的悲喜和温度。”他说。

 

拜访“好人好事”,走进深圳社会创新企业

 

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这是“酉心生”给MIT学生安排的茶点,这些食物都有着婚育观念中的吉祥寓意,让他们充分感受到中国谐音文化的风趣巧妙。在酉心生生命成长教育组织这里,MIT学生接触了中国传统性文化和少数民族特有的婚恋习俗,了解到古人曾经历过从性解放到性禁锢的转变。同学们和组织负责人深入讨论了中美性教育差异、中国偏远地区婚恋观对儿童的影响,以及当前性教育普遍缺失的问题。

 

参访“酉心生”,交流性教育的社会普及意义

 

“对‘格莱珉银行’的拜访,让我们了解到一些中国弱势群体的处境,也让我们有了一种对美好人性的普适的赞赏。”这是一位同学的观后感言。“格莱珉银行”是一家为低收入女性创业提供无条件小额贷款的慈善型社会企业,为那些想自己创业却又缺少抵押或没有足够借贷信用的女性创造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在一个城中村,MIT学生和志愿者们来到了格莱珉深圳分部的办公室,与机构的成员进行交流,该组织有着高达99%的还款率,其成功的运营模式令同学们钦佩。同学们还拜访了一名经营海鲜生意的潮汕借贷人。

 

探访“格莱珉”,了解“穷人银行”的运作模式

 

学一门语言,进入一种文化,在探索中反思,在文化交流和跨国友谊中相互成长,南科大在建校10周年之际迎来了首批麻省理工的本科学生。

在项目结束的时候,所有MIT学生都表示因为有南科大学生的陪伴而感到温暖和喜悦,“有趣”“友好”“热情”“激情”“耐心”“有趣”,是他们对南科大学生的形容词。

今年,南科大还将迎来巴黎HEC商学院、多伦多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昆士兰大学的学生。未来,南科大校园将出现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面孔。

 

在新春之际收到“祝福红包”

 

学生们说...

“在最后我协助Marco修改论文和PPT,花了很长时间,也熬了夜。他认真的态度,与小皮的性格,让我觉得与他相处十分enjoyable......我至今记得在最后他说了一句“You're my hero”。的确,我帮助他完成了他一个人难以完成的任务。但这句话着实令我意外,毕竟他是一名麻省理工的高材生......我深受鼓舞。曾经的我以为志愿服务不过是借机蹭吃蹭喝(譬如为了去蹭东京奥运会而当个奥运会志愿者),或是增长自己的经验。我对于帮助他人习以为常,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现在我渐渐明白,也许志愿服务,对被帮助的人而言是有着重大意义的。那些被我帮助过的小朋友,也许也有着一样的想法。我认为举手之劳,毫不费力的教学,也许是他们前行道路上的灯火。”

——汪玉涵

 

“当我问到‘你能上MIT主要得益于什么’,林宇宠只用了两个字回答我‘努力’。回答如此简单,意义却十分重大。据潘毕达说,统计MIT的学生数据得到,每个学生平均一星期里花在学业上的总时间为54~60小时,也就是平均每天学习8小时左右。我想,我应该常常提醒自己:世界上,当有的人得过且过,永远有一群更聪明的人在更努力地奋斗。问起他们对于MIT的感受,中瑞、禹希京和马妮亚都告诉我,这并不是一所特别competitive的学校,而是拥有collaborative的环境,可能每个人都在艰难的学习,同时,每个人也都会热心地帮助其他在学习上有困难的学生。这一点也令他们欣慰并庆幸。”

——丁昱文

 

“南科大的学生真棒!他们精力充沛、热情友好,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提供及时的帮助。在课余时间,他们还安排了丰富的活动,带我们去了许多有趣的地方。我想我收获了长久的友谊。”

——MIT学生(摘自项目匿名评估)

 

“我们去参观深圳的一些社会组织,都会因他们一些存在的价值和所做的善举而感动。其中一个组织名为酉心生生命成长教育组织,它为深圳的儿童提供生命教育,其中一项是死亡教育。于是我和马丽莎又谈起了对死亡的理解。我给她分享了一段曾经看到过的文章。那篇文章将人比作一艘船,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腐朽,直到最后散落在茫茫海洋。面对亲人的死亡,就好像抱在那艘船的残骸上漂浮,对他的回忆会如同浪潮打在身上。马丽莎读得很认真,也和我互相分享了一些经历。那一次,我真实的感受到,不管是什么样的船,我们都一样会变得老旧,会遇到风浪,有时会在航道上相遇,不久也会分开。不管是 MIT 的同学还是南科大的同学,我们都航行在同一片海洋上,我们也会记得彼此相遇的时光。”

——王柏越

 

“我看到了初创公司如何运作、如何起步;我也深入走进了这座城市,了解它的困难,以及人们如何去应对这些问题。这次我去了很多地方,看到了许多细节。我更加理解中国这个国家,也明白了是什么因素促使中国和深圳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发展得如此迅速。我看到了市场经济如何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挥作用。”

——MIT学生(摘自项目匿名评估)

 

“这次项目对我影响最大的部分就是他们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这种态度的第一次体现是在得知他们上一个小时的课需要预习两个小时的时候,那时的我除了吃惊什么话都说不出......这样认真的态度,极大程度上的影响着我的学习态度,让我更加想要去追求一种完美精益求精的学习状态,尤其是在经历了大一上学期短暂的迷茫之后,这种影响对我来说更大......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专业以及未来的道路,要知道没有哪一条路是可以顺顺利利,轻轻松松的去完成的,既然喜欢,就应该去追求,不管别人说什么,不是有一句话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

——张彤

 

“我从南科大学生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一起参加城市探索的活动,他们带我真正深入了这座城市,我们一路分享了许多文化思考。”

——MIT学生(摘自项目匿名评估)

 

“计算机专业的蒲立格住的新生宿舍的电梯经常是需要排队。他告诉我,他自己通过模型计算,对比了一下电梯的两种工作模式的效率——一种是任意电梯都可以到所有楼层,另一种是现在采用的到男生楼层和女生楼层有专门的电梯,发现第二种模式的效率是高于第一种的。虽然他说他只是受好奇心驱使简单算算,有很多因素没有考虑进去,结果不一定准确,但他这种发现问题并用所学知识技能进行研究的作为深深地震撼了我。我们很多时候忙于学习新知识、或者急于在科研上有所建树,容易忘记我们发展科学技术的根本目的,丧失发现问题、研究问题的热情,成为被一个个功利性目标推着走的‘工具人’。”

——卢都成

 

“这个项目使我们在深圳有了各种经历,从简陋的城市村庄到宏伟的政府大楼,再到大疆和腾讯这样的大公司,然后又回归到一个朴素的社会创新企业。我喜欢腾讯,因为这个地方新奇酷炫。但我希望更多了解腾讯的运作模式,以及一个外国人是否可能去那里工作。我还喜欢‘好人好事',一家隐藏在居民区里的机构,在这里走走,看看普通深圳人的生活,非常有趣。这家社会企业用心做好事,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引导健康的生活方式,这对中国的未来很重要,因为中国是一个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日益盛行的人口大国。”

——MIT学生John Lin

 

“在与 MIT 的朋友们的相处过程中,我感受到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性格特点,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对学习、对生活的想法与观点。对我来说,这次经历是一段印象最深刻的记忆,它让我遇见来自四海八方的朋友们,听到来自世界不同地区同龄人对深圳、对南科大这片发展着的土地的声音。”

——夏侯露钰

 

“(我和John经常)交流我们对对方国家的看法,从教育观点,到社会体制,再到科技创新等,无所不谈。我觉得这是冬令营中非常有意义的部分,对话中我们既能了解到对方文化,也能消磨彼此之间的偏见,而这些偏见往往是因为了解的不够深入引申而来的。比如,John说在一开始说他感觉没有安全感,因为无论走到哪都有摄像头,过了一周他和我说,正是因为这些摄像头让他感觉走到哪都很有安全感,而这放心的安全感在美国街头是很难见的。”

——付宇哲

 

“深圳的历史变迁和发展成就令我印象深刻。我非常喜欢这座城市。希望将来再来深圳走走,看看它的新变化。”

——MIT学生(摘自项目匿名评估)

 

“他们(MIT学生)是多元的,努力的,以及大胆做自己的个体。与他们每个人接触的时候能感受到每个人的不同能量,这是因为他们都在积极的做自己。他们宁愿少玩乐也要多腾出时间进行学习,他们已经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却依然谦虚,低调,平淡的做人。这次志愿者项目激发了我对海外名校的向往。”

——涂一川